獨家揭秘廣東女信徒痴迷“全能神”種種受害悲劇
  9月9日下午,浙江溫嶺首起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案開審,5名被告當庭認罪。
  “全能神”是冒用宗教名義欺騙群眾,非法斂財、破壞法律實施的邪教組織。3個多月前的5月28日,在山東招遠的一家麥當勞餐廳,6名“全能神教”暴徒將一名無辜女性殘忍毆打致死。這個打著基督教旗號、在世界各地散佈歪理邪說的邪教組織由此引起了人們普遍關註。
  在廣東,也有“全能神”信徒。這些信徒中有人受“神”蠱惑不認父母親人,也有人為之散盡家財,眾叛親離。近日,這些“全能神”受害者向羊城晚報記者講述了“神”帶給她們的瘋狂與悲劇……
  案例1
  花季女想過“神生活”離家出走
  37歲的阿娟(化名)是廣東南雄的一個母親,她和丈夫常年在廣州打工,總想多賺點錢供女兒上大學,但夫妻倆卻有近一年沒見過女兒。
  阿娟的女兒今年17歲,一年前,女兒宣佈“要過神家的生活”,從此離開家門,至今未歸。
  在阿娟的記憶里,女兒是一個活潑可愛的花季少女。夫妻倆常年在外,女兒就由老家的姥姥和阿姨照看。2011年國慶,這個普通母親所憧憬的一切——女兒的美好未來,夫妻倆的安樂晚年,一一碎裂。
  14歲少女加入“全能神”
  2011年,女兒14歲,為了更好照顧女兒,國慶節後,阿娟辭工回鄉。
  “回家後沒幾天,我發現女兒變了,學習成績大步倒退,也不像以前那樣總愛圍在我身邊嘰嘰喳喳。”阿娟回憶說,“每隔幾天,她都回家很晚,到家也不寫作業,不是捧著一本本厚厚的書看,就是聽些奇怪的歌。”
  見此情形,阿娟便叮囑女兒放學後要按時回家,認真寫作業、做家務。女兒卻不耐煩了,說了一堆“神在做工”之類的奇奇怪怪話。
  這時,孩子的姥姥告訴阿娟,姥姥、阿姨都信了“全能神”,女兒受他們影響,也常常參加教眾聚會,在家看“神話”。
  “孩子姥姥說,學懂了‘神話’就是上了‘真理大學’,比去學校管用多了。”阿娟說。
  很快,阿娟也成了一名忠實信徒。她頻繁參加聚會,學“神話”、傳福音,甚至把家奉獻出來作為聚會點,也不再管女兒。“因為‘神’是全能的,跟著‘神’,女兒的前途錯不了。”
  母女倆用“神話”交流
  有了阿娟的默許,女兒徹底放棄學業,經常偷偷躲在房間里上網聊天。阿娟一心為“神”忙活,絲毫沒有察覺。
  學校老師打來電話說,孩子在學校上課不專心,不交作業,在課堂上偷玩手機,學習成績不斷下降。“老師說,這些都是早戀的跡象。”
  阿娟急急回家,對著女兒一頓訓斥,並用“神話”來警告她。
  “我剛一提‘神話’,原本一聲不吭的女兒立即抬起頭來跟我大聲爭辯,說她是因為學習‘神話’導致成績下降的,還反問我是不是以後不再讓她學‘神話’。”阿娟說。女兒還繼續振振有詞地說:“信‘神’的人是沒有父母,沒有夫妻關係的,我只不過是藉著你的肚子來到這世上,你沒有資格教訓我。”
  阿娟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。手足無措之下,她把希望寄托在“全能神”上,祈禱“神”教好女兒,並試圖用“神話”規勸女兒,而女兒卻用“神話”來駁斥她。
  為“神”爭吵離家出走
  有一天,母女倆又爭吵起來。女兒氣急甩下一句話:“我討厭你,討厭這個家,我要過神家的生活!”這個16歲的女孩在給母親留下一張“讓我冷靜一下”的紙條後,不見蹤跡,至今仍在失聯中。
  近一年來,阿娟發了瘋一樣,到所有可能的地方尋找女兒,仍杳無音訊。在廣州打工的丈夫也辭掉了工作,跟著東奔西跑,夜夜失眠。
  “幾個月不到,丈夫就急白了頭髮,每天念叨要我把女兒還給他。”阿娟說,“現在不知女兒身在何方,想到女兒可能會受到的傷害,我就心如刀絞。”
  “我曾經如此虔誠地求神教好女兒,保護女兒,為何卻落得如此結果?全能神不是說他無所不能、無所不知嗎?為何還不告訴我女兒的下落?我的女兒才16歲啊!”阿娟痛哭流涕。
  案例2
  離異女散盡家財為供“神”
  44歲的阿彩(化名)是廣東鶴山沙坪鎮人。她少時貧窮,中年離異,獨自帶著一個女兒艱難生活。
  幾年前,心灰意冷的阿彩加入全能神邪教,散盡家財捐奉給“神”,就連老父病痛在床,她也為“神”奔走忙碌,不理病中的父親。直到今年,阿彩發現自己的左腎長了一個雞蛋大小的囊腫,她才忽然覺得,多年來虔誠為“神”,不僅一無所有,收穫的也只有病痛和恐懼。
  離異信“神”想改變命運
  阿彩說,小時候家裡經濟條件不太好,自己沒讀完初中便輟學了。16歲那年,阿彩開始信佛。雖然信佛多年,阿彩總未能求得一段好姻緣。直到2005年,35歲的阿彩才迎來了她的姻緣——嫁給了一個認識僅幾個月的香港籍男人。但婚後,她發現丈夫好吃懶做、沉迷賭博。在她懷孕臨產時,丈夫因欠賭資去偷竊,被判入獄七個月。2009年,她選擇離婚,帶著女兒獨自生活。
  “我常常暗自落淚,感嘆自己命苦。”阿彩感嘆道。就在這時,她認識了一個手工釘珠廠的老闆。“她得知我的遭遇後,極力拉我入全能神教,說全能神才是世上獨一真神,若不敬拜就會受懲罰,必死無疑。她還將我的遭遇說成是現今人類的敗壞所致,只有全能神可以保佑我免受末世災難。”
  心灰意冷的阿彩聽信了這番話,加入了“全能神”,期望“神”給她的生活帶來轉機。
  相信末世祈求“神”拯救
  在全能神的圈子裡,她經常參加每月三次的聚會。帶她入門的釘珠廠老闆介紹她認識一個福音帶領,教她唱“神話詩歌”或禱告,給她講解“神”的三步作工內容,還給了她一本《神的三步作工》。帶領還告訴她,只有虔誠信“全能神”才能得到“神”保護。
  為示虔誠,阿彩無條件將家提供出來作聚會地點。“帶領告訴我們,在家要多‘吃喝神話’,不要為肉體而活著,這才是信徒對神的虔誠的表現。每次主持聚會,她都會問大家近段時間的情形怎樣?有沒有‘吃喝神話’?”阿彩說,“為此,我每月都主動捐100元的奉獻款作印刷資料之用,還常跟帶領走鄉串戶去傳教和聚會。”
  阿彩告訴記者,全能神在《神選民必須遵守的“十條行政”》有諸多嚴厲規定,她不敢有半點違背,“神”讓乾什麼就乾什麼。
  帶領還告訴她,2012年的12月21日至27日,天會呈全黑現象,這就意味著,神的作工很快就要結束了,到時銀行會停電,有錢有物都取不出來。
  “她讓我們趕緊預備善行,說只有為神付出多,才能在末世來臨之時獲得‘拯救’,進入神的國度。我就把以前自己在澳門做勞工辛苦積攢下來的近10萬元金首飾全部取出來,準備向神捐奉。”阿彩回憶道,“那天銀行外幣不夠,還有近7萬元港幣取不出,我還懊惱了半天。”
  為“神”與至親成陌路
  阿彩的二哥看到她最近的異常,曾多次規勸她“不要相信那些烏七八糟的東西”。
  那天,二哥看著阿彩要取出金首飾帶走,死活攔著不讓出門。“我瘋了般地破口大罵,說他是魔鬼、撒旦,壞我的好事。”阿彩說,兄妹4人,她和二哥關係最要好。
  此事之後,阿彩與二哥徹底翻臉,兩家斷絕往來,見面也成路人。
  苦口婆心規勸阿彩的還有她的父親。阿彩告訴記者,那一年,父親患肺氣腫剛從醫院做手術回來,躺在床上奄奄一息。此時,她仍在東奔西走“傳福音”,就算偶爾回家,也是為了向父親“傳福音”,還讓父親將積攢的養老錢取出來逃避“末世災難”。
  “父親雖然沒什麼文化,但也是明眼人。”阿彩說,“他在病床上還一個勁勸我,但我根本聽不進去,父親為此也終日不得歡顏。”
  今年的一次體檢讓阿彩欲哭無淚,她的左腎長了一個雞蛋大小的囊腫。直到這一刻,阿彩才豁然明白:“天哪!為什麼我那麼虔誠信全能神,神還要將囊腫長到我身上呢?我沒有得到任何所謂的福報,得到的卻是身心的恐懼和病軀?!”編輯:  (原標題:廣東女信徒痴迷全能神:母女倆用“神話”交流)
創作者介紹

康熙來了

ka40kahoi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